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公安军 >

我以我血荐轩辕 黄花岗起义始末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公安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11年4月27日,黄兴率120余名敢死队员发动了同盟会的第十次武装起义――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72位烈士的遗体被收葬于黄花岗。因此,史称“黄花岗起义”一百年前的广州黄花岗起义,是同盟会在武昌起义前费心最多,花钱最巨,牺牲最大的一次起义。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华民族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威胁。而清政府颟顸无知,愚昧腐败,假立宪之名,行专制之实,妄图巩固其万年帝业。因此,自20世纪初以来,革命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革命党人不断利用会党和新军发动武装起义。1905年9月,同盟会成立。第二年12月,同盟会领导了声势浩大的萍浏醴起义。1907、1908年,同盟会又在西南边境地区发动了六次武装起义:潮州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防城起义、镇南关起义、钦廉上思起义、河口起义。这些起义因准备不足,盲动冒险,结果都归于失败。1910年2月,同盟会会员倪映典率广州新军3000人起义,又遭失败。连续的失败,使许多革命党人对前途失去信心,转而走上了暗杀的道路,希望毕其功于一役。1910年3月,时任《民报》主编的汪精卫就因谋刺摄政王载沣未遂而被捕。孙中山在失败面前却毫不气馁,对革命成功充满信心。他和黄兴决定在广州发动一次更大的起义,以此推动全国革命的发展。1904年,清政府着手改革军制,将早已不堪使用的改编为驻守地方、维护治安的巡防营,类似于今天的武警部队。另一方面,则吸取袁世凯小站练兵的经验,聘用德国教习,组建新军。新军装备新式武器,采用严格的征兵标准和西法训练,军官多由学习军事的留学生担任。全国分为36镇(师),其中第一至第六镇为常备军,由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管辖,又称北洋六镇。余镇分驻全国各地。新军之新,不仅体现在装备和战法上,更体现在官兵的思想上。本来,清政府编练新军是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结果却事与愿违。随着排满思想深入人心,革命党的渗透和运动将新军变成了一把反噬清政府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发动广州新军中贡献最大的,是新军军官赵声和倪映典。赵声,江苏人,毕业于江南陆师学堂,广州新军第二标标统(团长)。倪映典,安徽人,毕业于江南陆师学堂,广州新军排长,是同盟会安插在广州新军中的革命代表,他和赵声发展了3000多名会员,引起了协统(旅长)张哲培的警觉。1910年1月,在香港的黄兴和和胡汉民决定广州新军在正月元宵节发动起义。然而,除夕当天,广州新军第二标的士兵因为和小商贩发生口角,引来巡警干涉,军警之间爆发了大规模的冲突。于是,倪映典决定提前起义。正月初三,倪映典带兵冲入炮兵一营,打死了管带,宣布起义。但两广总督梁树勋早有准备,分三路围攻起义军。两军在广州东门茶亭对峙,清军提出谈判,当倪映典起身上前时,清军突然开枪击中了他。愤怒的倪映典大骂不止,当场被杀,年仅26岁。这是一次虽败犹胜的起义,黄兴从此对新军寄予厚望。在给宫崎寅藏的一封信中,他写道:“今后人心更加奋发,一得机会,即再举动,可望成功。”5月13日,黄兴给孙中山去函,详陈了自己的革命计划。首先,他就发难地点提出了意见,认为不能再在边远地区发动起义,而必须在省城广州下手。广州一得手,局面就会很快打开。同时,他又提出,起义的主要力量还是新军。为了落实计划,孙中山与黄兴约定,同赴日本密商。6月7日,黄兴由香港秘密抵达东京,与宫崎寅藏会晤。10日,孙中山也由檀香山到达横滨。黄兴在菅野长知的陪同下,由东京赶到横滨迎接。黄兴到孙中山下榻的旅馆商谈。大约有两小时之久,二人对未来的若干方针取得了一致的看法。当黄兴快要离开时,他对孙说:“哦,对了,钱!你有钱吗?”孙回答说:“是的,我有。”并把满满一皮箱的钱指给黄兴看。孙刚从美国回来募集了不少资金。黄兴根本没有估量箱里的钱数,提起皮箱,准备告辞。忽然,好像记起了什么似的,他说:“哦,对了,我最好还是给你留点,也许你有时需要钱用。”顾不及点数,他留给孙几束钞票就走了。1910年11月13日,孙中山在马来亚槟榔屿召开秘密会议,商量卷土重来的计划。参加会议的有同盟会的重要骨干黄兴、赵声、胡汉民等人。会议决定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广州起义。他们计划以广州新军为主干,另选革命党人500(后增至800)组成“选锋”(敢死队),分十路进攻。“选锋”之外,还设了放火委员,准备届时放火,扰乱清军军心。他们的计划是,占领广州后,由黄兴率领一军入湖南,赵声率领一军出江西,谭人凤、焦达峰在长江流域举兵响应,然后会师南京,举行北伐,直捣北京。同盟会接受历次起义失败的教训,在起义发动前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准备,筹款购械、组织联络都有专人负责,并筹集到了18万元的经费。为了更好地领导起义,1911年1月,同盟会在香港成立统筹部,以黄兴、赵声为正副部长,下设调度处、储备课、交通课、秘书课、编辑课、出纳课、总务课、调查课,具体领导这次起义,并陆续在广州设立秘密据点,作为办事和储藏军械的地点。统筹部成立后,各课分别派人潜入广州活动。4月8日,省城内外及各省革命力量大体联络就绪。统筹部决定发难日期定在4月13日,赵声为总司令,黄兴为副司令。就在统筹部开会当天(4月8日),同盟会会员温生才在广州东门外开枪击毙了广州将军孚琦,后被捕就义,同时吴镜运炸药被捕,广州全城戒严。美洲的款项也迟迟未到,发难日期不得不推迟。迁延到4月23日,黄兴坐不住了,留下了一封写给孙中山的绝命书后,由香港潜入广州。黄兴在两广总督衙门附近的小东营五号设立了起义指挥部,决定于26日举义。可惜,日本的枪械稍迟方能运到,而准备响应起义的新军第二标又有5月3日即将退伍的消息。黄兴到广州后,穿大街,走小巷,考察地形,发现城里的气氛非常紧张,主要道路布满了清军,本来隐秘的起义现在人尽皆知。起义陷入了既不能速发,又不能拖延的两难境地。黄兴被迫改期,急忙电香港总部:“省城疫发,儿女勿回家。”劝告留港同志缓来。又有人主张,“赵声所部同志多外乡人,易为清吏侦知,不如暂且退驻香港,届时再来。”于是赵声部三百余人返港。黄兴面临着异常艰难的抉择。这是一次倾全党之力准备的起义,动员人数之多,筹集款项之巨,前所未有。大量军火历尽千难万险才从各地买来运入城内,当时,同盟会中不少女会员巧妙地利用各种方式偷运武器。她们假装办婚礼,将武器藏在嫁妆里,连同伴娘一起,大摇大摆地运到目的地。有的女会员因被查出而牺牲。而黄兴本人,为了筹备这次起义也可谓心力交瘁。黄兴决定起义延缓一日,定在4月27日,将原定十路进军计划改为四路:黄兴率一路攻总督衙门;姚雨平率军攻小北门,迎接新军和防营入城;陈炯明带队攻巡警教练所;胡毅生带队守南大门。然而,胡毅生和陈炯明认为清军已有防范,提议改期。姚雨平则反对改期,但要求发枪500枝。眼见“宋人议论未定,金人兵已渡河”的故事即将上演,曾因试制炸弹炸残了一只手的喻培伦愤然道:“你们不干,我一个人也要干!你们四肢俱全,难道还比不上我一个残废人吗?”在林时爽、徐维扬等人的激励下,黄兴决定破釜沉舟、放马一搏。为了革命,他把儿子黄一欧都牵连了进来,让他化妆成日本人,帮忙运送军火到起义指挥部。既已决心共赴国难,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哪怕只有自己这一路,也要按期发难。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本文链接:http://dorktees.com/gonganjun/60.html